眼前的景物迅速倒退,容徽双手紧握流云,任由触手将自己往后拽,她乾坤囊中的画魂毫无变化,说明此人不是陷害自己的人,幕后之人还在暗处。
    “五师妹!”血门内被巨大触手限制的王石见状吼道:“是兄弟就来砍我!抓我五师妹算什么男人!”
    那边,江雪云解决一个红衣,扭头便看见容徽双眼失神的被拖走,“三长老,怎么办。”
    王石收起本命仙剑,他收起本命仙剑,双拳紧握,灵光闪过,与常人无异的拳头暴涨数倍,斗大的铁拳垂在门后与风雨楼一模一样的血红境中,他身后的元婴与主人保持一致。
    “嘭!”
    一拳破万法。
    门后世界剧烈震动,十人和抱的触手段成粉末,风雨楼被夷为平地。
    王石是体修,耐打耐摔,拳头即是正义。
    元婴大能的猛击令血红境动荡不堪,江雪云望着他高大的身躯,心潮澎湃。
    “嘭嘭嘭!”
    王石一拳一个血衣,缠得江雪云头疼的金丹境血衣怪物在王石手下不堪一击,他快很准,霸道刚劲的拳法丝毫不影响王石的灵敏度,他的身影快如疾风,江雪云只瞧见一片虚影,转眼便看不见王石的身影了。
    王石速度快,捆住容徽那人的速度也不慢,两人都是元婴境,搏斗起来惊天动地。
    血红境是神秘人的地盘,他的速度只比王石快。
    半响后,容徽再也听不见王石的声音。
    突然,一个温热的东西窜到容徽肩上,她猛然扭头,王宏宇青紫的脸赫然出现,他白皙的脖子上死死的缠着一根布满吸盘的触手,令容徽头皮发麻。
    触手拖拽容徽和王宏宇两人往地心深处。
    不知过了多久,容徽听到奇怪的声音,就像有人蒙住她的耳朵在她耳里说话般,模模糊糊,很不真切。
    容徽运极目力穿透漆黑的甬道,看到一丝幽蓝的微光,那是光进入水中的投影。
    就着微光,容徽依稀看到五颜六色的海鱼。
    在海底!
    果然,门是通往海底的路。
    滑腻冰凉的触手将两人拖到一出密室后骤然松开。
    容徽探了探王宏宇的呼吸,见他还活着,松了口气。
    “练气境?”
    密室里堆放一屋子的夜明珠,很敞亮。
    神秘人站在逆光处,他金色竖瞳的像蛰伏的毒蛇钉在容徽身上,“五长老,你我无冤无仇,可惜你拿了不属于你的东西,只要交出它我饶你一条死路。”
    容徽将王宏宇挡在身后,她那人背后还未写完的血书,淡淡道:“是啊,我和你无冤无仇还在青城山救了你弟弟数次,你不仅恩将仇报还威胁杀我,有意思吗,秦炎?”
    此言一出,秦炎竖瞳怒睁,室内的触手暴躁的扭曲起来,他疾言厉色道:“你认识我?!本座从未出现在你面前,你怎么会认识我?”
    容徽看着和秦烈一模一样的金色竖瞳,懒得解释。
    “你抓我是为了我身上的碧海神龙法相吧。”容徽单刀直入,“来之前我听说天龙峰峰主是水系单灵根,原先以为幕后黑手是你。”
    若非谭博轩上繁花谷,乾坤囊里的画魂没有异动,容徽险些猜错人。
    秦炎细细打量容徽,他沉声道:“你怎么知道不是我?碧海神龙法相本是我琼州的天宝,天音宗夺走之时我便发誓要将它抢回来!你救过我弟弟,交出法相,本座饶你不死。”
    “哪来那么多废话。”容徽眉头一拧,精致的脸上浮现凶戾的杀意,“我不喜欢旁人抢我东西,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我很烦。”
    容徽烦,秦炎更烦。
    容徽的骚操作给他带来无尽麻烦。
    挑衅容徽那日,好巧不巧,恰逢血伞跑出鬼城进入大海觅食,放出数十万海怪,将琼州扰得鸡犬不宁,大乱秦炎的部署。
    秦炎冷冷盯着容徽,竖瞳转了一圈,阴森森道:“本座给过你活路,你自寻死路。”
    “强者选路,只有弱者才想狗一样等着被施舍。”流云在容徽手中光芒大绽,“你这般性急定是因为幕后主使需要用法相,要么渡劫,要么夺位。
    琼州乃是家族式修行,夺位比渡劫更难,我猜的他要渡劫。
    而琼州元婴大圆满修士屈指可数。
    秦烈乃金土双灵根。
    你就是个长工。
    通灵宗和风雨楼都排除。
    那只剩下紫薇剑派谭博轩了。”
    提到谭博轩,秦烈竖瞳怒睁。
    秦炎不明白容徽为何不猜他,剑指谭博轩。
    “留你不得。”秦炎低吼一声,密室中的触手暴起。
    粗壮的触手如同扭动的蟒蛇,让容徽很不舒服。
    没过多的语言,容徽踩着剑意电光火石冲向秦炎。
    秦炎像看笑话一样看着练气境之人在他面前耀武扬威,他一动不动,待容徽贴近之时,藏在广袖中的手将控制画魂的令牌直接捏碎,静静等容徽自己发疯,届时再取出法相交差。
    容徽提剑的手突然一顿,她双眼迷离,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流云一剑化万剑,根本不给秦炎任何反应的机会,斩断他全部的触手,天生克制邪祟的仙剑光影落错间横在秦烈脖子上。
    一切发生得太突然,秦炎还来不及反应便遭受重创,金色竖瞳猛缩,大脑一片空白。
    “你不是练气境!”
    秦炎露出当初秦烈一样不可置信的神色,“无情剑道,元婴境,巅峰!”
    可以越级挑战,与出窍境生死一搏的无情杀戮剑剑修。
    容徽冷笑道:“你弟弟没告诉你我不是练气境吗?
    狂妄自大和惊骇欲绝两幅面孔无缝切换真叫我叹为观止。
    我说过我会来找你,是不是玩不起?!”
    秦炎与王石搏斗之时受伤不轻。
    容徽隐藏实力打得他措手不及,他呆若木鸡。
    眼看流云即将取他狗命。
    突然,一柄飞剑从黑暗中飞出来。
    灵光一闪,秦烈挡在容徽面前,他看着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触手的兄长,似乎想到什么,忍不住哭出来,“五长老,手下留情。”
    容徽不予理会,她正欲斩杀秦炎永绝后患。
    秦烈急忙道:“杀了我哥,支撑琼州的天柱会坍塌!”
    塌了,山河鉴再也无法点亮。

章节目录

老祖渡劫失败之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一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蓁并收藏老祖渡劫失败之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