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超追求罗羽这件事情可谓是圈中的人都知道,不过让人无奈的是,一直以来对于罗羽的私人问题,罗庸夫妇两人并不关心,他们完全不担心女儿的个人问题,一切都让罗羽自己做主。
    而沈超接近罗羽一来,真正支持沈超的在罗家也只有罗羽的大伯罗晋,罗晋为了能够跟沈超的沈家结盟,可谓是费尽心机的想要撮合两人,而沈超不是傻子,当然明白罗晋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所以每年只要罗晋寿辰的时候,沈超都会前来,毕竟盟友是需要维护的,而每一次沈超所拿出的礼物无不是冠压群雄,今年又赶上了罗羽带着周天前来,沈超更是跟周天剑拔弩张,今日倘若沈超不能压得过周天的话,那么沈超接下来就真的难办了。
    “不知周兄今日给老爷子准备了什么好东西呢”沈超此时不知不觉的已经走到了周天身旁,他一脸随意的看着周天,很显然现在沈超已经将周天当成是那周家的人了。
    “呵呵,我只不过是市井小民罢了,哪有什么好东西,倒是沈公子准备的东西才是今日的压轴吧”周天轻轻的弹弄着自己的手指,从头到尾甚至连看都没有看沈超一眼,既然已经走不到一起,周天就没有打算再跟这沈超有什么情谊可言,所以也不用给他什么面子了。
    “周兄这话谬赞了,你这可是第一次啊”沈超在说出两字的时候特意用了重音,好像是在嘲讽周天要成为女婿似的。
    “多谢沈兄夸奖,周某从小的心愿就是能够当小白脸儿,只可惜周天比不上沈兄的脸那么白,所以这小白脸恐怕是有难度了啊”周天抬头看了一眼沈超,而两人的对话虽然听起来是彬彬有礼,但是基本上是早已经在拼刺刀了,此时周围的这些人都纷纷的让开了位置,一个个都是怕溅了一身血的模样。
    沈超侮辱周天女婿,而周天则是羞辱沈超是小白脸,这两人的剑拔弩张全场都看的一清二楚,而罗晋此时也默默的看着这一切。
    之前沈超还在猜测这站在罗羽身边的究竟是什么人,此时听到沈超开口称呼周兄,罗晋顿时就展开了联想。
    如果眼前的只是一般人的话,以沈超的霸道,估计早就找人让他滚出去了,毕竟在沈超眼中,罗羽简直就是禁脔,根本不允许任何人打罗羽的主意。
    但是现在面对周天,沈超竟然能够忍下这口气,而且称呼上还不失礼节,仅此一点罗晋就觉得眼前的这个周天非同凡响,这一刻罗晋想到了那称霸西南的周家。
    外面有句话叫做西北有沈家,西南有周家,这周家的势力可是丝毫都不比沈家要差,倘若这周天真的乃是西南周家的公子,罗晋是真的不好去得罪。
    罗晋这人就是如此,虽然之前他百般的拉拢沈超讨好沈超,但是这并不说明他跟沈超就是什么真正的盟友,罗晋从来没有任何盟友,他的盟友只有权力和地位,谁权力大,谁地位高,他就跟谁结盟,如果今日面对的是一个小门小户的公子哥,那么估计不用沈超开口,罗晋就让周天滚出去了。
    可是看到沈超对周天的态度,罗晋已经认定了这是周家的公子,沈家他罗晋惹不起,周家他罗晋一样惹不起,这个时候罗晋知道,明哲保身才是最安全的,让这两位公子去斗,最终赢了的那位就是自己的盟友,自己要做的就是两不得罪,当然最好是让他们两边都觉得自己在帮助他们,那就更加完美了。
    沈超再次被周天给梗了一下也是有些难受,但是他即便再怎么愤怒也绝对不敢在这里对周天动手,否则他们沈家的脸面都被他沈超给丢完了。
    出门怎么说沈家大公子因为一个女人跟西南周家的人大打出手这一仗不管是输了还是赢了,沈超都绝对不露脸,所以沈超觉得,要对付周天必须要从长计议。
    “周兄真风趣,既然周兄如此,那我便抛砖引玉如何”沈超此时开口,而后狠狠的看了周天一眼转身朝着罗晋的方向走了过去,罗晋此时一直都在观察这一切,特别是看到沈超吃瘪时候的模样,罗晋就更加明白自己的猜测绝对没有错,这周天了不得啊,自己一定要好好拉拢,千万不能有任何的得罪之处。
    当然了,要拉拢也不光只拉拢周天,沈超这边罗晋当然也不能放过,此时看到沈超朝着自己走来,以罗晋的老狐狸当然知道,这两位公子已经开始暗暗较上劲了,这两人所送出的礼物今天关乎面子,倘若沈超的礼物压过周天,那么周天的脸面就丢了,倘若沈超被周天压过一头,那么他的面子也丢了,但是无论两边怎么争斗对于罗晋而言都绝对是有好处的,毕竟这礼物是送给他的,当然是越贵重越好。
    “罗叔叔,今日恰逢你的寿辰,小侄远道而来也没有带什么太贵重的礼物送给罗叔叔,只是略备薄礼还请罗叔叔不要见怪”沈超此时说着已经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了一只锦盒,这锦盒全部是用白玉所雕凿而成,看起来通透无比,先不说这盒子之中所装的东西,就只说这盒子本身价值恐怕就已经超过了很多人所送出的礼物了。
    蔡骏和赵铭此时就站在一起,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明白了意思,很显然接下来就是今晚真正的重头戏了,在过去,一般这种宴会,最后的重头戏都是沈超一个人来演的,但是今天明显不一样了,今天沈超多了一个对头,这最后的重头戏怕是要沈超和周天两个人来演了。
    “哦贤侄客气什么,人来了就好,人来了就好嘛”罗晋虽然话是这么说着,但是罗晋却也知道,今天这最后的送礼乃是为了比试,自己也跟其他人一样只是一个观众。
    “长辈寿宴,晚辈若是没有像样的寿礼岂不是要被人说成没规矩,罗叔叔请看沈超此时是故意在拿话来堵周天,这就好像在说,如果你周天今日拿不出好的寿礼,那么就表示是对人的不尊重。
    沈超说着看了一眼周天,但是很显然周天脸上除了平淡还是平淡,而看到这一幕沈超也明白了,对方这根本不是临时跟自己碰面啊,这完全就是蓄谋已久的啊,否则面对自己这一番话他至少会出现一丝丝的慌乱,可是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出现任何慌乱,这说明他绝对是蓄谋已久,不过沈超并没有慌张,此时他手里所拿出来的玉盒实际上并不是本来要送给罗晋的,沈超手里的玉盒之中所装着的宝物价值连城,沈超根本不舍得送给罗晋,本来沈超所准备的乃是另外一件礼物。
    但是此时沈超很庆幸自己拿出了这件礼物,否则的话,自己今日恐怕真的要丢人了,如果是一般世家子弟,自己拿出其他的礼物自然可以冠压群雄,可是如今沈超已经吧周天放在了跟自己一样的位置,这样的话沈超就需要一个让自己必胜的礼物了
    ...
    ...

章节目录

不灭生死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明月夜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月夜色并收藏不灭生死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