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那个年轻人的父母。”狄玮闷声说道:“那个年轻人的父母非要问他孩子到底得了什么病,我导师告诉他们是尖湿疣锐引起的他们却也听不懂非要一直问,最后没有办法之下我的导师告诉他们,你们孩子得了性病,结果就是我的导师被打的掉了四颗牙外带脑震荡。医生是天使?呵呵,谁这么对待天使?地狱里的恶魔么?”
    听了他的话,现场都沉默了起来。
    狄玮闷声说道:“现在我被停职调查,多年的辛苦付诸东流。可调查我有什么意思?周春找我是为什么?不就是想让他的医疗器械进入市立医院么?可是我就一个急诊科医生,他不就是想通过我说动我父亲?可我父亲是什么样的人?市立医院的‘金字招牌’了,可是现在呢?年收入不过百万!你们别以为这数很多,我父亲在医院待了一辈子,医术又高明,如果愿意,多加个零都可以!而且每年他捐的钱加起来更是个天文数字了!他怎么可能为了钱让不合适的光子刀进医院?”
    杨萌撇嘴笑道:“照你说的你爹都活成了‘圣人’了,啧啧,没想到那烦人的小老头还有这样的光辉啊!这么说你也是个小‘富二代’啊。”
    狄玮无语道:“嘴上积德啊!那毕竟是我父亲。”说完后他自己却又摇了摇头:“好吧,你说的没错,有时候我也觉得我爹还有他那几个老朋友都快活成‘圣人’了,可是他们不能拿自己的道德标准来要求自己的孩子吧?他们岁数大了对生活要求不高,可是我们呢?我们要买房、要买车、要娶妻生子!你说我是小‘富二代’?我就这么说吧,如果我爹真死了他把所有的财产都捐出去我都信!反正说他给我留下一大堆遗产?打死我也不信!”
    杨萌等人听后笑得合不拢嘴,杨萌指着狄玮道:“哥们,你说我嘴上积德,你这说话比我还毒啊!这都开始咒自己爹死了?”
    狄玮耸肩道:“那是我爹,我可以抱怨,你们不行。我跟你讲,我这算是好的了。我一哥们才更倒霉。杨先生,你可能也认识。”
    “谁啊?我认识?”杨萌不解问道。
    狄玮点头道:“你不是说你认识潘院长么?”
    杨萌嗯了一声说道:“潘安国对吧?”
    “我说的朋友就是潘叔的儿子,比我年长三岁,也是个‘医二代’。子承父业,潘叔骨科圣手,所以我这朋友也是在骨科,就在我们医院。现在已经升为副主任医生。”狄玮说道。
    杨萌听后一愣道:“这么年轻的副主任医生?不愧是院长的儿子啊!”
    狄玮撇嘴道:“你可别这么想,我那哥们深得潘叔真传,现在市立医院的骨科可就是他撑着呢!”
    杨萌不解问道:“那他倒霉什么?按照你的说法,升到副主任医生一年赚个四五十万应该没问题吧?再加上是骨科,还这么牛x,年薪百万也不是问题吧?”
    狄玮苦笑道:“理论上是没有问题,可是谁让他是潘叔的儿子呢?潘叔可是院长,他的收入潘叔心里能没数?每次发工资的时候就是我那哥们哭的时候钱都让我潘叔过了一遍水!”
    “什么意思?”杨萌不解问道。
    狄玮道:“我刚才说了,我们医院各个科室都有一份基金用于那些跑单或者交不起钱的病人?骨科基金的捐钱大户就是我那哥们!潘叔把他除了工资和补贴手术费加班费之外的钱通通都给捐了,这下好了,堂堂副主任医生,一个月不到两万块,成为全国省级三甲医院骨科副主任医生最低收入者,没有之一!”
    杨萌吹了声口哨,一万多收入还低?
    答案是:真特么的低!
    五年专科三年硕士两年博士,人生有几个十年?再加上什么临床工作时间,好不容易熬到了副主任医生却挣不到钱?这也忒悲催了吧?
    “他就不反抗?”杨萌不解问道。
    狄玮摇头道:“反抗什么?潘叔说了:我送你学医就不是为了挣钱的,够吃够喝就行了!我那哥们又是个孝子,最终结果就这么挨着吧。现在我哥们天天盼着潘叔退休呢。你说我爹他们这些人都是‘圣人’,自我要求高,道德水平也高,但是要兼顾我们这些思想觉悟低的人不是?”
    杨萌笑道:“这些话你应该跟你父亲说不该跟我们说。”
    “说了有什么用?”狄玮无语道:“摊上这样的爹有什么办法?如果是别人这么说我我还可以说他们是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胡说八道,可是他们自己就是这么做的,我们又有什么办法?怎么不能换个爹吧?”
    “你们不可以换个爹但是可以换个医院嘛!”龙腾道。
    狄玮摇了摇头:“能换早换了!你们小看这几位老爷子的能量了!我们都是如来佛祖手里的孙猴子,逃不出他们的手掌心!现在对我们来说最大的期望就是他们早点退休。唉,现在我是不用考虑那些了,这一停职我今后回去之后我怎么安排都不好说。我现在连我爸电话都不敢接!停职通知一下来我爸就提着个棍子满医院抓我,非要打断我的腿!”
    段博文听到这笑道:“狄医生,这些事情你就别操心了。龙叔给潘院长打电话寻求一个医生来这里,潘院长直接推荐了你。他们嘴上很严,但是心里还是关心你们的。”
    龙腾则道:“如果你在医院那么惨,干脆到我这里来吧。我们龙韵健身有自己的医疗部门,你是急诊科医生,而我们这里面临最多的就是突发情况,你在这里绝对是最合适的!待遇绝对比你在医院里强太多了,当然,我这里不是事业编制,只能靠高薪来吸引人了。”
    段博文道:“这事我倒觉得不是什么问题,县级以上公立医院和高校取消事业编制已经成了定局,现在有的地方已经开始实施,所以这不应该是狄医生为难的理由。所以狄医生,你就留在这里算了!”
    狄玮听后在那里犹豫,不得不说他确实心动了。
    杨萌这时候却干咳两声:“我说狄医生,你今天过来是干什么的?”听了杨萌的问题众人才回过神来,狄玮过来是替杨萌看病的,可是这来了后碰到龙腾和白泽受伤,于是帮忙治疗了一下。
    后来聊得这么起劲,他们都忘了狄玮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狄玮这才缓过神来,今天他来的目的是给杨萌治疗的!结果来了半天光顾着聊天了,竟然忘了这茬事了!
    他上下打量杨萌道:“我来的时候,潘叔跟我说过,你应该是多处骨折,可是我看你现在的表现并不像是骨折的样子啊。”
    杨萌指了指自己说道:“确实身上多处骨折,只不过我这个人能咬牙而已!”
    狄玮笑了起来:“杨先生,你就别逗我了好么?骨折患者可不是你现在这样的表现。”
    杨萌却道:“你来检查一下就行啊!”
    狄玮走到杨萌身边:“你说哪里有骨折?”
    杨萌想了想:“据我猜测起码有七八处吧,我的右臂就是断的。”
    狄玮看着杨萌拿着烟的右手活动自若,怎么看也不像是骨折的样子。
    不过出于医生的专业,他还是说道:“你能方便把上衣脱掉么?我检查一下!”
    杨萌直接脱掉了骑行服,把里面的汗衣也脱掉,把手臂伸到狄玮的面前。
    狄玮吹了声口哨:“真不愿意和你们这些人打交道,一个个一言不合就光膀子,就为了显示你们肌肉好看么?八块腹肌了不起啊?我也有!”
    杨萌笑道:“瞧你这话说的,谁没有腹肌?我有个哥们叫龙虾,他二百多斤也有两块腹肌上面一块下面一块。”
    狄玮拉过杨萌的手臂:“真不知道你们这些人都是怎么练的!我来检查一下。。。。。嗯?有皮下淤血?局部肿胀发青紫色。。。。。。。”他用手指关节在杨萌的手臂几个部位敲了几下,脸色突然严峻起来。
    段博文看到这一幕赶紧问道:“狄医生,杨先生有什么问题么?”
    狄玮脸色严峻点点头:“杨先生确实身上有骨折,这应该很痛吧?可是从杨先生的表现根本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妥!杨先生忍受痛苦的能力超出我想象!”
    说完他在杨萌身上观察起来,他发现杨萌身上有多处出现皮下淤血的情况。仔细一看,好家伙,骨折处可不止七八处,他是怎么能坚持下来的?
    龙腾不解问道:“师傅,你是怎么受伤的?”
    杨萌无奈道:“这还用问?让人打的呗!”
    “什么?”龙腾和白泽异口同声的叫了起来。
    “有人把你打成这样?你们打了多久?”白泽问道。
    杨萌伸出一根手指头:“他只用了一招我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嘶。”龙腾和白泽一起吸了口凉气,他们看杨萌的表情,并不像是开玩笑,我去!世界上还有那么强的人?
    最后还是龙腾问出了他心里的疑惑:“师傅,你跟我说句实话,你是不是去找霸王龙打了一架?”

章节目录

人间不值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老杨半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杨半仙并收藏人间不值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