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萌突然笑了起来道:“如果真是这样,哥们,我带你去送外卖!只要你肯玩命干,肯定比主治医生赚得多!”
    狄玮苦笑了起来:“玩命干?你以为干医生劳动强度小?医生最不缺的就是‘玩命干’!我跟你讲,干我们这行,工作日没有午休、周末的时候也没有双休,那些法定节假日基本休不满,别人国庆七天乐,我们三天乐就烧高香,年假永远不批用不上!你还觉得我们轻松?特别我还是一个急诊科医生!在家睡着觉被叫到医院那都是常事!咱们国家十四亿人口,只有一千万多点儿的医护人员,人员严重缺失!医院里的口号就是: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动物用!劳动强度可真不比送外卖小,起码送外卖还可以自己掌控时间不是?”
    杨萌干咳两声:“跑题了跑题了,咱在说收入问题。”
    狄玮点点头,继续说道:“医生的收入总体来说就是基本工资加培训津贴以及加班费科研奖金之类的加起来,每个科室也不一样,再比如说心内科,降压药的价格常年居高不下,所以相对科室提成和奖金也就会高一些;再比如骨科,人家站在手术台上的开刀费用以及加上器械耗材也都会有提成。他们收入也相对较高;好吧,我们急诊科也是这个情况,耗材使用多,但是肯定比骨科差一些。”
    “提成?”杨萌听到了关注点:“我明白了,现在媒体都在议论‘高价药’的问题是不是就是因为开这些药有提成?”
    “啊呸!”狄玮狠狠的啐了一口:“现在之所以医患关系紧张,媒体就要负责!他们不做正确的舆论导向!一百万起成功的治疗案例不会看,出了一个医疗纠纷就全国盯着!他们眼里医生不是人么?”
    “好吧,你们说的高价药是有过这个情况!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医院是事业单位,受到国家的严格监管,比如说你做了一台手术,所有费用都要上面监管审批之后,确定没有任何问题之后再把钱回到医院!所有的手术费、治疗费、护理费之类的费用也都是物价局来定的,医院说了还不算!医院再把钱计算之后分给做了这台手术的医护人员。医院还要盈利,还要养活医院里几千医护人员,还要把利润降到最低,医院该怎么做?”狄玮反问道。
    杨萌等人也愣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狄玮继续说道:“早几年,监管没有那么严格,于是一些医院就从药物上下手。多开药,开那些利润更大的药物。医生从这里赚取医药公司提供的回扣。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现在医院使用的药物都是统一管理,国家统一招标,让那些医药公司在保证质量的同时提供最低的价格,用‘走量’的方式来盈利。价格也是统一公开的,怎么可能从药品上牟利?”
    “而且这些公立医院都是差额拨款来运营的,也就是说大部分的款项包括你医院建设、购买诊疗仪器设备等都要医院自己筹钱,这些钱怎么来?现在药材、耗材都是统一招标制定价格,医院连定价权都没有,就连耗材也开始零差价!我问你们,医院靠什么来挣钱?怎么养活那么多人?”
    看着目瞪口呆的杨萌等人,狄玮又抛出一个重磅炸弹道:“而且现在很多医院都是在欠钱运营。。”
    “医院还欠钱?”杨萌好奇道:“我看医院什么时候都是生意兴隆啊!”
    “生意兴隆?”狄玮抽了一口烟,咳嗽了半天后‘呵呵’一笑:“你们考虑过医保么?”
    “医保怎么了?”杨萌不解问道:“这不是好事么?”
    狄玮解释道:“咱们国家的医疗模式是这样的,叫做‘垫付式’,什么意思呢?就是说病人因为医保报销的费用先由医院垫付,然后医院再向医保局去申报报销,快则三个月,慢则半年,这样才能拿到他们自己垫付的费用!只要医保部门结算的不及时,医院就会陷入资金周转难的问题。那还怎么运营?而且医保部门还给每个医院戴上了个‘紧箍咒’,给你一个医保额度,超过了额度就不给报销!这个本意是很好的,就是为了给患者减轻负担减少医疗费用,但是医院怎么办?医保额度用光的话,你如果收了医保病人,就要自己掏钱;可你如果不接?那肯定造成社会舆论!现在咱们国人,感冒发烧都要去三甲医院,越是大牌医院的医保压力越大。”
    杨萌听后一愣:“还要医院自己掏钱呢?”
    狄玮笑道:“你以为呢?看完病跑了的人你以为少了?有些人确实穷你能眼睁睁看他死?我们急诊科算是医院里的‘逃跑大户’了,经常有人治了病处理完后一溜烟跑了。”
    杨萌好奇问道:“好吧,那些确实看不起病的人你们是怎么处理的?”
    “怎么处理?”狄玮苦笑着摇了摇头:“我都不明白这些人的脑回路是怎么回事。医院是医生护士干活的地方!你去超市买不起东西你埋怨超市干什么?如果真的穷是不是该找政府?我们科室里有这么一份资金,就是出现这种情况的应对方式!有人看病不给钱或者真穷给不了钱,治疗费用科室出80%,接诊的医生出20%,一般来说我们都会所有医护人员每人出一点儿凑起这20%!谁知道有一天自己会不会也摊上这样的事情?我爸爸牛x吧?算是市立医院的大牛医生了吧?他一个专家号才25块钱!这钱你买包烟都不够!所有给医院或者医院里的医生护士进行道德审判的人都特么的是耍流氓!”
    “整天说医疗费用高,说医生护士不是‘白衣天使’,天使都在天堂呆着呢!你去找天使先去天堂再说!我们也是人!冤有头债有主,看不起病该找谁找谁,就是不该找我们医院和医护人员的麻烦!没有医保求助民政部门,还有计生委、居委会等等等等,为什么要找我们?我们这也就是个工作!这样盯着我们,把矛盾加在我们身上,导致我们待遇变低有什么意思?一个个跳着高的骂我们,真碰到问题还不是要求我们给他们治病?非要到整个国家没人愿意当医生了才高兴?”
    杨萌打了个响指:“这句话倒是说在点子上了,没事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说别人确实没意思,不过我烧烤店里就缺这样没事玩‘道德审判’的人才。”
    “嗯?这是为什么?”段博文好奇问道。
    杨萌耸肩:“这还用问?都是圣人了,怎么能被功名利禄困扰呢?到我这里干活我不开工资他们肯定也能接受,多好?”
    “哈哈哈哈。”龙腾笑了起来:“我觉得还真没有人能这么做。”
    杨萌笑道:“这些人口口声声说老师是‘园丁’,说医护人员是‘天使’,说白了就是通过自己花钱多少能占多少便宜来衡量。”
    狄玮突然有点儿兴致不高,闷声说道:“其实我们这还算好的了,中医更惨。中医其实真的是博大精深,但是治疗真的靠药物,但是现在药物这么透明想要赚钱?更难!我有个同学是学中医的,自己开了个中医馆不说还每周去一趟大医馆坐诊,就这样月收入不过万。都羡慕我们医生?可是我们自己行内有句话,叫做‘劝人学医天打雷劈’。很多人说我们医生慢慢熬,熬出头好日子就来了。可是我真想问问这些人:老子凭什么要熬?凭什么要当廉价劳动力?我学习这么多年和我劳动带来的收入成正比么?希波克拉底誓言我背的滚瓜乱熟,可是我就不要吃饭么?就算我升到主治医生年收入过十万。可是你瞅瞅人家华为招博士都是百万年薪起步!我也是博士!为什么差距这么大?我和周春一起吃喝玩乐就要被调查,跟谁讲理去?”
    说到后面,狄玮愤怒了起来:“特别是我们急诊科,碰到什么样的人都有,都说医护人员快变成高危行业了,而急诊碰到这样的情况最多!我的导师,那么大岁数的一个老医生,与人和善,结果呢?就是因为被打住院。那天我就是不在,如果我在非要跟那些家伙拼命不可!”
    “啊?讲讲到底是怎么回事?”杨萌好奇问道。
    狄玮愤愤说道:“一个年轻人因为高烧不退和家人一起来看病,我的导师检查了一下,发现是因为这个年轻人得了尖湿疣锐,本来这病不会引起发烧,但是这家伙也知道害臊,去了个小诊所用腐蚀剂治疗不当导致局部溃烂发炎引起的高烧。我的导师看这情况就告诉他相对应的治疗方法,但是现场那么多人,出于对患者考虑并没有直接告诉他这是什么病。”
    “这是个好医生,什么时候都为患者考虑。”杨萌点头道,随即又好奇问道:“这样的好医生也会被人打?什么人能干出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情?”

章节目录

人间不值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老杨半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杨半仙并收藏人间不值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