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端之上,一老道身着太极图道服,头挽双髻,大袖宽袍,丝绦麻履。
    他,就是指导徒弟打人、帮着徒弟杀人、授计徒弟害人、秘授徒弟自杀、激着徒弟杀父的太乙真人。
    太乙目光淡漠:“纣王必然不会认罪。”
    “岂不正好。”
    太乙身边的是惧留孙,两人一向关系好,太乙不好好教徒弟,惧留孙也差不多,将邓婵玉强行指婚给徒弟,让土行孙用强的,就是惧留孙。
    “冥顽不灵,商灭周兴之下还妄想逆天改命,岂不是要翻天?封神大劫可不是小打小闹,我辈仙家布局落子,纣王不过区区一凡人,不管他有什么样的底牌,什么样的手段,统统碾碎,这才是我等阐教作为,商灭周兴,此乃天命,顺应天命乃自然之道,何须算计?”
    “不错。”
    太乙点头,淡淡道:“今日事毕,话便挑在明面上了,封神在即,也好让同门师兄弟早日渡劫。”
    惧留孙颔首:“不错,我那徒弟已投商去,做了些见不得人事,也能用之一二。”
    言语间似是将王朝交替之战当做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高悬空中的哪吒玩兴大起,双足下由青鸾火凤所化的风火轮发出长长的鸣叫声,震裂天地,火尖枪一挥,便是一道长达百米的火柱,横亘长天。
    哪吒心中颇有种解气的感觉,纣王的行为并不在他的考虑内,商灭周兴是大势,不管纣王怎么样,结局都是一个死,任你有龙族相助又如何?任你有截教仙人相助又如何?
    在大多仙人眼中,人族,无论是纣王还是姬发,都只是提线木偶罢了,在仙家法术面前,不值一提。
    面对这样的责问,该怎么办呢?
    商容等人也纠结。
    姬发斥责得都很有道理,但商容等人身处朝中,都知道事出有因。
    好比用陶俑代替人牲、人祀,确实有违礼制,但也确实活了无数人命。
    “陛下,要不...先退去?”
    商容低声道,当前情况还是不要对姬发等人多做理会,带着大军走人就是,至于弱势一些就弱势一些,怂一点也就怂一点,碰上哪吒这种挥手就是一片火焰的,换谁都得怂。
    “陛下乃天下之主....”
    晁田有些不服气,纣王在他眼中,是一代圣王。
    年初的兵役、马耕都由他负责,马政的成效肉眼可见,在这等功绩之下,姬发说的那些毛病又算得了什么?
    “不过...陛下乃天下之主,身份高贵,姬发不过是诸侯之子,哪吒不过是朝官之子,不配与陛下当面对话,臣也认为,还是不要多加理会比较好。”
    晁雷是有些不服气,但也只是一些,该怂还得怂,李烈才刚刚站起来,难不成自己上去打哪吒?
    以后闻太师回朝,再来找回场子。
    耽搁半天,哪吒有些不耐烦了,混天绫一甩,就是叱问道:
    “昏君,还不认罪?”
    “昏君?”
    子受终于开口,他一张嘴,脸上就露出掩不住的笑容。
    这笑真的不能再真,多少年了,才有几个人说我是昏君?
    就连当年说朕昏君也的时候,也没人说我是昏君啊!
    “朕以幼冲,奉承成汤之业,间者数年有水旱疾疫刀兵之灾,朕甚忧之。”
    “乃天道有不顺,地利或不得,人事多失和,先祖废不享?何以致此?”
    “其咎安在?无外乎天命所至,仙神不作为。”
    “朕知自即位以来,所为狂悖,若朕之政有所失而行有过,自今事使天下愁苦,有伤害百姓,则自怙恶不悛,恃远肆毒。”
    几句话,意思很简单,你有什么屎盆子就使劲扣,我都认了,但我不改。
    怙恶不悛,恃远肆毒。
    “陛下这脾性....”
    商容不知如何是好,可这话没说错,纣王根本没做什么使天下愁苦有害百姓的事。
    云端上的太乙则是摇头:
    “走吧,没什么好看的。”
    说完,就与惧留孙乘云而去。
    天道有不顺,地利或不得,人事多失和,纣王又说怙恶不悛死活不改,话里话外不是要将锅栽给了天地吗?
    天数已定,纣王依旧选择顽抗到底,截教所有门人一齐下山,都救不了大商基业。
    什么人能逆天改命啊?做不到的,就算是圣人也不敢说肯定能做到。
    哪吒也被纣王的大胆给笑到了,在空中发出阵阵放肆的笑声。
    这种话都能说出来,冥顽不灵那就真是自断退路,自绝于天下。
    哪怕截教再怎么相助大商,也没有用。
    纣王真的是傻,老老实实认下罪名,还说自己死不悔改,别管什么未伤及百姓,这时候权势是握在百姓身上吗?
    纣王伤及真正代表权势的贵族了啊!
    经此一事,只怕朝歌之中的贵族也不会对纣王有多少支持了,毕竟纣王说出死不悔改,相当于对那些贵族说,你们以后也是整治对象。
    姬发心里开始算计,正好纣王派了张友仁来西岐要奴隶,不如用奴隶来换取朝歌乃至整个大商的贵族,让这些贵族迁往西岐。
    纣王不是喜欢用奴隶么?就让他用!
    看看这十八万奴隶组成的大军,怂成这样,指不定还会有倒戈的风险,就这?
    子受则是在一阵沉默之中,找着了由近卫护持着的大鼎。
    花椒粉都带着了,火锅肯定也带着。
    经过此前被阐教众人在宫中逼迫的事后,子受已经有了准备,被仙人以武力逼迫的事能发生一次,绝不能发生第二次,这镇着大商气运的鼎,就是杀手锏,他研究了好久才摸透用法。
    “哪吒乃李靖之子,李靖乃朕下臣子,哪吒又为姬发之将,姬发今日依然乃朕之周王,此等无父无君之徒,何德何能言天命如何?”
    “天定商灭,朕便在此截天!”
    子受单手举鼎,登时便有一道贯穿天地的金色长虹纵地而起,横越过天空,猛地撞到哪吒身上,一如之前大禹举鼎镇文殊、普贤、慈航三人一般。
    哪吒身形一僵,混天绫与火尖枪忽然不亮了,四周的火焰也登时熄灭。
    而他那一身修为,也如山河崩塌,轰隆向下落去,直接化作了一个凡人。
    从高高在上颐指气使的仙人,变为凡人,只不过花了半柱香的功夫。
    “回朝,回朝!”
    放最狠的话跑最快的路,鬼知道这破鼎和气运能撑多久,自己这边占着九分之三的气运,姬发那边在收服西羌之后,占据的气运也不少啊!

章节目录

封神之我要当昏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殆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殆火并收藏封神之我要当昏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