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的寒暄过后,林墨便在慕容贤的招呼下行进了慕容府中,一行人径直向着慕容府的饭厅而去,气氛可谓是其乐融融,仿若三人乃是多年的好友一般。
    息风与仇云则不远不近地跟着林墨身后。
    慕容府很大,比长孙府都要大,甚至是林墨在帝都的林府都要大,不过这也不奇怪,毕竟慕容家乃是商贾大家,将府宅羞得也是有道理的。
    士农工商,商人的地位最低,但却有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的,那便是商人手里最有钱,他们的手里有多余的钱财来将自己的府宅修大与修好。
    但就林墨所知,商人将府宅修建很大,也是为了从某种方面来弥补自己社会地位的低下,让其他社会阶层的人不敢那么轻易看轻身为商人的自己。
    穿行在千折百转的的廊道与路径之上,在慕容贤的领路下,从进府算起,林墨慢行了足足十余分钟,才来到了慕容府那装饰很是富贵堂皇的饭厅。
    进到饭厅之中,除了一些慕容府的家仆与婢女之外,林墨没有看到其他人,那铺设有绸缎的大饭桌之上,也是空无一物。
    这让林墨心下不由得感到奇怪,这莫非是慕容贤与呼延于联合在玩弄什么把戏。但不管慕容贤与呼延于有什么把戏,林墨那是都是无所谓的。
    见林墨看了一眼那饭桌,很有眼力见儿的慕容贤忙做了请的手势,满脸是笑地道:“请林宗主入席,各色的美味佳肴马上便会为您端上来。”
    “慕容家主,呼延家主,你们也请坐。”
    三人很是有礼地相互招呼着坐下之后,也不待林墨开口说些,慕容贤便对等候在饭厅中的一众家仆与婢女吩咐道:“开始上菜吧!”
    这话一出,一众家仆与婢女顺势开始忙碌了起来,纷纷离开了反应,不多会儿便端着冒着热气的各式各样的美味佳肴走了回来,很快便摆满了整整一桌子。
    林墨暗自在心里数了一下,这桌上的菜足有五十四道啊,而且道道都是色香味俱全的,看起来都是出自于顶级厨子的手,还有拿酒也极好的,酒香很是沁人心脾。
    看着饭桌上各色各样的美味佳肴,林墨权且还能忍住口水,而身后仇云那老小子却是很不争气地吞咽了一下口水,这是让林墨的脸上很是尴尬啊!
    幸好,息风给林墨张了脸,息风看着前那满桌子的美味佳肴,那是丝毫的不为所动,脸上的神情依旧是那么淡漠,那么平静。
    听见仇云的吞咽口水的声音,呼延于与慕容贤想笑但结语林墨的面子,又不敢笑,慕容贤见此忙道:“两位护卫大人,您二位的佳肴已经在偏厅备好,二位可移步就餐。”
    听到这话,仇云的心里那是一阵激动,很想要移步却去吃,可想到自己还有护卫林墨安全的职责在身,当下也只得强自忍下了味蕾上的跃动。
    见仇云似有顾虑地不敢移步,慕容贤先是一阵疑惑,在看了林墨一眼后,就瞬间明白了仇云是在顾虑什么了,当即就又保证地说了起来。
    对着息风与仇云拱手了拱手,慕容贤保证道:“还请两位护卫大人放心,林宗主再次不用有任何事情的,若是出了问题,老朽以性命赔罪。”
    听到这话,息风与仇云依旧是无动于衷,对两人而言,这慕容贤的性命根本就不值钱,因而就算慕容贤用性命担保,也不根本说不动息风与仇云分毫。
    见自己都用性命担保林墨不会出任何的问题了,息风与仇云却还是半步都没有移动,慕容贤不由得有些尴尬,幸得林墨适时出手解了围。
    看了一眼息风与仇云,林墨吩咐道:“你们就听慕容家主的,放心的去偏厅用膳吧,有慕容家主与呼延家主在此,本宗主不会有任何事情。”
    “是,宗主!”
    听到林墨的吩咐,息风与仇云拱手行了一礼后,这才去了偏厅。
    为了帮慕容贤方才的尴尬,林墨特意选择了转移话题,说道:“慕容家主,既然美酒美食摆在眼前了,我们也块吃吧,晚辈可着实有些饿了。”
    知道林墨是在帮最自己掩盖方才的尴尬,慕容贤自然心领神会地笑道:“既然如此,那林宗主,呼延兄,我们这开始动筷子吧!”
    于是乎,三人开始吃了起来。
    吃了不多会儿,林墨忽然直接问起了自己心中的那个疑惑:“对了,慕容家主,呼延家主,晚辈之前可从未听说过你们有什么过多的来往,不知二位是何时成为好友的呀?”
    听到林墨问起这个问题,还是直接奔着这个问题来的,慕容贤立时停下了筷子,又将侍奉的家仆与婢女都屏退出了饭厅后,这才回答起了林墨的问话。
    停下筷子,慕容贤骤然哈哈一笑,卖弄关子似地说道:“林宗主您有所不知啊,老朽能与呼延兄成为好友也是托了您的福啊!”
    呼延于也满是笑地道:“没错,林宗主,老朽能有机会与慕容兄成为知己好友,全是托了您的大福啊,若不是你啊,老朽现在还与慕容兄不太友好了。”
    “哦,两位的家主此话是何意啊?”
    听到这话,林墨的心里却是更加地疑惑了,这慕容贤与呼延人看起来就像是相交了多年的知己好友似的,这两人能成为好友与自己有何关系呀?
    见林墨脸上带着疑惑,慕容贤忙解释道:“其实不瞒林宗主,老朽与慕容兄就是在昨日老朽在国宾馆见了您、与您达成了协议之后,才成为知己好友的。”
    “是啊,林宗主,多亏您啊!”呼延于也笑呵呵地道:“若不是您的出现,老朽还不会发现自己与慕容兄是如此的合拍了,那简直是很相交恨晚啊!”
    慕容贤与呼延于的这话一出,林墨略微那么一想,就全然明白了过来,这慕容贤与呼延于是如何因为自己而成为这般合拍的知己好友的。
    就林墨所掌握的情报而言,这慕容贤与呼延于之前肯定是出于敌对状态的,而之所以会突然成为如此合拍的知己好友,全是因为自己与慕容贤达成了协议,选择了站在慕容贤的一边,决定帮助慕容青兰掌握申国的大权啊!
    诚如呼延于自己先前所言的那样,他呼延于在申国内算得上的是权势滔天,而若是要跟林墨手中的掌握的权势与力量一比,那可真是萤火与日月之辉的区别了。
    而只要慕容贤将自己与他达成了合作协议的事情一告知呼延于,那么对林墨很是畏惧的呼延于肯定是会心慌的,当即选择与慕容贤交好的。
    再然后嘛,只要慕容贤给呼延于一些甜头,那么呼延家与慕容家都可以达成合作,那么那两人就是成为有着共同利益的“知己好友”,也就是那么分分钟的事情了。
    林墨不得不说,这慕容贤很是聪明,不愧是出自与商贾大家的,知道把自己的这艘船给做大做好,让更多人的上船,这样这艘巨船才不会翻啊!
    见到林墨露出一副了然于心的释然神情,慕容贤与呼延于立时便知道林墨已经明白他们的话语中隐藏的未出口的意思是什么,当即露出了满满的会心笑意。
    慕容贤与呼延于相视了一下,齐齐端起一杯酒,慕容贤对林墨道:“林宗主,以后慕容家可就承您的多照顾照顾了,以后慕容家一定以您马首是瞻。”
    呼延于也很是真诚地道:“林宗主,以后您若是有用得到我呼延家的地方,您就尽管遣人吩咐老朽一声,我呼延于定会领着呼延家,举全族之力来完成您交代的事情,就算是前方是刀山火海,我呼延家也再所不辞,不会有任何的惧怕。”
    听着慕容贤与呼延于两人表示忠诚的话语,林墨也端起了酒杯,微笑道:“那以后晚辈可就不客气,有事的话一定会来麻烦慕容家主与呼延家主!”
    “一定一定!”
    “不麻烦不麻烦!”
    说着,三人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饮完杯中酒,林墨在心中已然明白了,慕容贤邀请自己今晚来赴宴的目的之一,就是自己见见呼延于,也好让呼延于知道她慕容贤是真的与自己合作了,而不是打的诳语。
    至于,慕容贤这人老成精的老狐狸还有没有别的什么目的,林墨就不知道了,反正林墨也不慌,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随机应变罢了。
    已经饮了四五杯酒的林墨刚放下酒杯,慕容贤忽然提议道:“林宗主,您瞧就我们三人就这么饮着,怪无趣的,老朽为您安排了舞姬,您让舞姬进来为您舞上一支,可好?”
    有舞姬!听到这个消息,林墨心头暗自一喜,来到这个世界,林墨最喜欢的就是看这个世界的舞姬跳舞,那舞姬们的舞姿可是极具风情的。
    在这个世界要想成为一名舞姬,那容貌要好是必须的,除此之外呢,身段与身体的柔韧性要好,不然啊,也是不可能成为一名真正地舞姬的。
    林墨曾经也想养几名舞姬在身边的,可无奈燕白鱼几女任凭林墨说尽好话就是不许,林墨也就放弃了养舞姬的想法,这下听到准备了舞姬,那自然是相当高兴的。
    心里虽然高兴不已,但林墨面上却是佯做思考了一番,才艰难似地点了点头,道:“好吧,就我们三人这么吃喝也是挺无聊的,那我们边赏舞边吃喝吧!”
    “好好好,林宗主您说的极是!”慕容贤近乎谄媚地道,说完就拍了拍手,掌声落下不久,十来名抱着各种的乐姬走了进来,紧接着这八名舞姬也走了进来。
    在八名舞姬进来后,林墨注意到八名舞姬中,有两名舞姬的穿着打扮与另外六名舞姬是截然不同的,不仅衣裙的颜色与样式,就是用的面料也不同。

章节目录

中州风云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林君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君生并收藏中州风云记最新章节